音乐科技杂志

英式录音的典范-Sound technology

访谈:1965年的夏天,一个名为“声音技术”的全新录音室在伦敦成立,这个录音室很快风靡了整个切尔西地区(伦敦的一个自治城市,为文艺界人士聚居地)。在接下来的10年间,这里制作出了当时最优秀的英式唱片。

如果你是60年代或70年代英式音乐的粉丝, 特别是迷幻民谣或流行摇滚, 毫无疑问你一定非常熟悉出现在唱片里的那些艺人和宣传标注: “切尔西声音技术录制”。 很多艺人,如John Cale、Nick Drake、Fairport Convention、Incredible String Band、Jethro Tull、John Martyn、Pentangle、 Pink Floyd、Richard ThompsonSandy Denny 以及 Steeleye Span的作品都出自这个工作室 ,遗憾的是仍有不少传统的顽固派看不起这个并不起眼但及其重要的录音室。

但是你只要听听Nick Drake的《 Bryter Later》或Judy Collins的《In My Life 》,你就会知道我们正在谈论的到底是什么,我指的是独特的“声音技术”所创造的音响。

不确定的开端

1964年,创办“声音技术”工作室的想法产生于Geoff Frost 和John Wood两人之中, 当时他们正在New Bond 大街一家名为Levy的录音室效力。 那是一个繁忙的工作室, 他们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根据预算经费按照标签的注释制作Woolworths的零售拷贝版本,以及为老板Morris Levy个人名下为Oriole的乐队制作基础打底轨道。从1959年以来,Geoff 就一直担任该工作室的首席工程师,而John 是1962年才新加入进来的技术人员。当时做出自己创业的决定,部分原因是他们想成为自己的老板,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老板Morris Levy在美国哥伦比亚唱片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然而,离开这里对于他们的就业而言将产生不确定因素,就像60年代的音乐行业一样,通常没有完善的计划和精心的策划,而他们的创业构想同样存在危险的未知性。

“我们一定要启动自己的录音工作室”这是John 对Geoff的建议 ,“我们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做一个比Levy更好的工作室”。通常,心态浮躁的青年面对美妙的无知感觉是幸福的。于是1964年9月,Geoff开始寻找工作室地点,着手“声音技术”工作室的创建……

当年Geoff 28岁,John 24岁,他们各自拥有各种不同的技能,这些条件为“声音技术”工作室未来的成功提供了很好的基础。Geoff 在Levy工作室做首席工程师期间,就已经在日常工作中涉及设备维护和建设等方面采用了领先的技术。而另一位成员John 在去Levy工作室之前也曾供职于迪卡唱片的剪辑室,经历过长时间经典曲目的听觉训练。

Geoff Frost 和John Wood

工作室注册于1964年12月,资金来自于Geoff 的储蓄以及Barclays银行的贷款,而工作室的名称是在一个迅速而鼓舞的电话交谈中确定下来的。那是Geoff 在 Peter Godfrey(“声音技术”工作室的律师)的办公室打电话给John。他说,“我们应该有个工作室的名字”,John当时正坐在Levy的控制室里,看着机架上的pultec设备和 Altec 压缩器,有感于pultec的脉冲技术,突发灵感,于是就诞生了“声音技术”这个名称。John兴奋地说道:“这就是我们的名字,这是一个伟大的名字,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是没有在全世界登记商标”。

工作室合同签订以后,Geoff 和John认为应该去美国了解当时的声处理技术,于是就有了1964年Geoff的美国之行。在纳什维尔,Geoff参观了美国的工作室,以寻找美国工作室为什么能处理这么多好的声音甚至在技术上超过英国的原因。Geoff 对John说:“美国的东西是开放的,这里的声音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差异,与来自英国的声音相比,没有过分的矫饰,声音中有更多的光泽。毫无疑问,这些声音对Geoff 的吸引力是巨大的,特别是对 Bradley工作室的探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当时、甚至是迄今为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室,这不是一个完全由隔音材料所装备的场所,它有别于英国工作室,甚至可以说来自英国工作室的建立理念在这里已经都死掉了。Bradley只有一个很小的声学处理空间,有着非常高的天花板,而且他们的设备也很小。而当时英国的理念是:为了使英国声处理水平更接近美国,所有工作室热衷于购买越来越多、体积更庞大的设备。但Bradley却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桌面控制台设备、一些类似于门限的处理器和外置的均衡器,所有的langevins被锁定在3K 8dB提升位置或其他位置。而这些看似简单的经验,对日后“声音技术”工作室的发展都产生了及其重要的影响。

建立工作室

数月后,经过地产经纪人资料排查和伦敦街头的跋涉寻找,Geoff 找到一处满意的地点,那是位于切尔西国王路附近46A老教堂街的一栋建筑,一所建立于十九世纪的乳品店,建筑中有一部分属于一个陶器作坊,而另一部分的地下室和一到二层才是可以提供租赁的。

声音技术工作室旧址

Geoff 和John租用了二楼,经过与房主协商获得一部分空间的改建权,Geoff想建立一个与美国的Bradley工作室同样布局、同样空间高度的工作室。一个波兰建筑团队接手了工作室的改造任务,首先分隔出建筑中间的部分,将左、右部分隔离成为了控制室和办公室区,两者都有通往录音间的单独楼梯。地板上铺设了八英寸厚的沥青用以隔潮和抑制某种程度上的振动,然后在上面覆盖地毯,原先乳品店用于运送货物的缓坡被保留了下来,这可能在录音中有助于房间声音加倍,保留声学处理的最小量。

“我们清扫出这个地方便于摆放隔音的双层玻璃幕墙,尽管它会造成不便,我们也没有理会” 杰夫说。就音响效果而言,他们需要一些吸音材料,但是考虑到有限的经费,则尽可能的压缩了开支。比如在办公室,他们就使用了一些旧的板条和石膏天花板,哪一个做大事的人都是这样开始的。

完成了基础施工,接下来就是建立首个桌面式混音台. 与此同时John辞去了在Levy的工作,他和Geoff在工作室的客厅里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制造了一台桌面式混音台。然而其他设备的需求又一次在迅速消失的资金问题上限制了他们,以至于再次选择尽可能多的自制设备。由于买不起Ampex 磁带机,他们经过协商只买了机器外壳,用在英国广播公司购买的二手设备原件组装了三部录音机:一部双轨、一部四轨以及一部单轨。Geoff还参考电子大全和音频百科全书,采用内置设计制造了分频式监听音箱,可以说工作室的所有规划改变了英国式的传统监听环境。在1968年,随着越来越多的摇滚艺人风靡使用门滤波,工作室也及时进行了更新,其中包含一台八通混音设备被Geoff赋予了更复杂的声学处理设计。

声音技术使用的调音台
在后来的经营中,John 和Geoff将大部分金钱都用于投资设备,其中包括:EMI限制器、一对 Altec 压缩器以及一系列顶级传声器,其中有 Neumann 67s、KM56s、KM54s、AKG D19s ,RCA的磁带等等。工作室的处理能力后来升级到16轨、最终24轨,70年代中期购买了Neumann U47传声器以及 Fairchild 660限制器等

对于混响而言,John希望购买一个EMT板(板式混响),但他们手里的的资金几乎枯竭,所以对选择使用什么没有太多的自主空间,于是他们在门前车库中采用一些套件动手建立了一个声学回声室。但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空间,每当下雨的时候这里也会装满了水,这并不奇怪,这是他们能负担得起的第一个EMT。

工作室的机遇

试探着制作了一些demo之后,工作室所有设备的运转情况令人满意, 两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公开营业了。

然而伦敦的商业音乐圈并没有象预期中那样慷慨接受他们,他们曾花血本做了一些音乐类的宣传广告,可是从来没有接到任何一个订单预约。Geoff回忆道:“我们围坐在那里等了几星期的电话,该死!它从来没有响过,最后,我想我们离破产不远了……大约三天后他们的朋友Frank Barber打来电话,他说:“我有一个客户需要租用一个工作室,一个星期租用四天,大约订四个月,我们找不到合适地方了”,我对他说:“好吧Frank,让我看看工作室的日程安排吧”,噢,是的,我当时真的有日程安排,只是都是空白页。坦率地说,我想我们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

工作室内景

John 和 Geoff是幸运的,Frank介绍的客户竟然是多产的古典配乐作曲家 Phil Green,他和3M公司签约创作了一批数量惊人的管弦乐曲目,用在新开发出的以磁带为基础的系统上(原文标注“elevator music”)。毫无疑问,这上天送给“声音技术”的一次很不错的机遇,John 和 Geoff应该感谢上帝,非常遗憾是,工作第一天的日志并没有全部按照当时的计划记录下来。

为 Phil Green作品录音的第一天,他们把弦乐安排在了中间那个房间,节奏部分安排在了靠近办公室末端的位置,铜管部分被安排在了录音间,然而实际上这种安排糟透了,乐手们埋怨听不到节奏。接下来他们必须重新安排整个乐队的位置,又将节奏部分安排在了中间,铜管位于其一端,弦乐部分放在了办公室区域附近,这样可以与铜管部分进行细致的配合。后来这种位置安排成为了他们的标准设置。有趣的是工作室的底端靠近办公室附近的区域有一种500–700 Hz 的天然共鸣,小规模弦乐在那里会变得更加丰满……..

很明显,为Phil Green先生的这次录音成为了“声音技术”事业的转折点,初期的缓慢发展很大原因是没有给潜在用户留下深刻印象。接下来的时间,“声音技术”收到了来自其他工作室订购调音台的订单,Geoff在办公室沉浸在调音台的制造上,办公室也成为了一个制造调音台的车间,而John也全力投入日常录音工作,直到70年代中期。

重要转折

来自EMI公司的工程师Malcolm Addey先生将“声音技术”工作室推荐给了一个电影制作公司,这次举荐又一次为工作室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更为重要的转折机遇。当时为该公司制作的第一个订单作品是由John担任录音、制片人Mort Gamson监制的两部管弦乐概念专辑。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该制片方和之前提到的3M公司都是美国的出品机构,他们之所以选择在英国录音都是出于一个相同的目的:那就是当时的英国可以找到更优秀并且更廉价的乐手,相比于美国本土而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优势。

每一阶段的录制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制片方老板Jac Holzman会指示驻英国办事处的经理Joe Boyd向乐手支付酬劳,因此他经常光顾工作室,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为了工作室的忠实听众。从1966年初对工作室首次造访时,Joe Boyd立即就被“声音技术”工作室所创造的音响所打动,他们很快就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关系,并且在这种愉悦的交往中高效完成了当时的制作项目。根据资料记载,后来在为Alisdair Clayre、Martin Carthy以及 Dave Swarbrick等大师录制弦乐队专辑期间,“声音技术”工作室与Joe Boyd形成了非常亲密合作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不仅仅局限于工作当中,工作之外的时候他们也都有着良好的沟通。

忙碌的工作室

“对于我来说,这是我喜欢的合作形式,真的是这样”Joe Boyd解释道。我觉得如果有人在我身边举起他们的拳头,你知道,这会使我感到紧张。如果在工作中出现意见分歧,有人不同意我的想法,那么我想听到一些友善的建议,或者为我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至少这样可以弥补我的观点。John是个直率的人,跟他合作的时候,他从不羞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并且为我提供很多建议。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方式,因为我可以随时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否和他的观点存在分歧。有时在工作中我会有一些想法,即使没有现实,John也会冷静对待,分析各种可能性,因为他的工作方式始终是期待着从实际情况出发。

声音判断

具有独特风格且丰富多彩的声音,不只出自Joe Boyd 的评价,“声音技术”出品的录音作品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人们在潜意识中已经将工作室当成了这种独特音响的代名词。像所有伟大的工作室一样,在多轨录音的时侯,某个房间的空间特性都会赋予作品以独特的声音。因此,“声音技术”工作室的活跃空间必定是有益于声音产生的。首先,位于建筑中部的高天花板、办公室右手边的空间等等,都会带给弦乐一种饱满的效果。另外,巧妙地利用了倾斜的地板以及麦克风之间的自然拾音使得声音携带了更多房间特质信息。

声音技术工作室平面图

”这确实可以衬托气氛,而且是极富趣味的,相比于大多数那个时代的流行唱片在毫无生气的环境中进行录制,这无疑是个创举。你可以从麦克风中拾取更多有益的空间信息,即使近距离拾音,你也不会觉得距离所带来的明显差异。一个中等大小的房间,声音是比较中性或略显暗淡的,在房间外监听时,或许你喜欢这种声音,有时却不满意”,John Wood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房间声学的最终效果与控制室中的技术处理是色彩上相悖的东西,但人们普遍认同声学处理更具优势,特别是弦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在这样一个小空间内录制弦乐的原因。当12部弦乐挤在那个空间演奏时,你绝不会感觉到任何由空间体积所带来的压迫感。当然,如果你在这里面放一套打击乐,它的声音就不会这么出众了,因为它的声音色彩与空间不符,它只对弦乐有益。

关于板式混响

许多经典电影所产生的独特声音源于另一个因素,那就是他们的板式混响。为了追求效果完美,John Wood经常花费大量时间来调整他的EMT板。

“我确信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板式混响”Joe Boyd说。它为我塑造很多我需要的效果,如果没有这个EMT,结果真不敢想象,真的!当然,那个EMT也是神秘的,Joe Boyd看后说道。

声音技术自制的设备

然而事实上这个自制的EMT存在非常多的问题,同时也给使用上带来很多麻烦。前面我们说过,工作室的自然混响非常有特点,而这个回声板产生的声音却有点古怪,一个首要的因素是取决于如何设置的问题,另一个因素将取决于天气状况,因为炎热或寒冷的季节都会对室外建筑产生影响。想得到不同的均衡比率或延时时间,通常必须花费大量的精力进行调整,这其中包含声学和机械两方面的参数调整,直至得到了你想要的那种效果。

熟悉的面孔

贝司手Rick Kemp工作室取得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与其合作的音乐家的质量,我们有理由相信,没有意外降临的幸运。

多年以来,John建立了一个音乐家档案,他经常与这些音乐人士保持联系,对于非本地人士则保持电话联系。如果你看一看他的联系记录,你会发现很多熟悉的名字,包括鼓手Dave Mattacks 、Gerry Conway,贝斯手Rick Kemp、Pat Donaldson , 吉他手Richard Thompson、Jerry Donahue以及 Simon Nicol 。

这些音乐家相互之间了解彼此的演奏水平,因此当他们合作的时候,不仅可以相互包容,同时也能够在音乐方面心灵感应。在这方面,应该是很多工作室可以借鉴的经验。

价值观

“声音技术”工作室的工作氛围是愉悦的,在这里你会感觉非常放松,没有像某些电影中描绘的如医院一般沉闷,也找不到如摇滚明星般的放纵生活方式。他们最奢华的举动也就是在马路对面的 Black Lion 酒吧喝一杯。

这种朴素的价值观同样体现在工作室内部装修上,这是一个很酷的地方,你绝对找不到令人印象深刻或豪华的设施,这里的一切都出于功能需要而设置的。相比之下,很多工作室的装修甚至超过五星级酒店,形式永远凌驾于功能之上,这样的地方自然不会有良好的风气。

“大的工作室通常会投入大量金钱搞装修,但对我而言,这种风格和气氛会让我感觉不适应”,贝斯手Dave Pegg说。“声音技术让我们有回到家的感觉,隔壁的蛋糕店还有马路对面的酒吧,是的,我想说马路对面的酒吧真的很棒!”

“我记得这个地方的感觉”,Verity Adams说。他在上世纪70年代任“声音技术”办公室经理一职。“我记得那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毫无疑问,从这个工作室出来的音乐一定是负有责任感的。当然,那些出自“声音技术”的永恒的高品质录音也要归功于那些使这一切发生的人们:工程师Jerry Boys、Harry Davies、Victor Gamm 以及 Roger Mayer是的,还有两位创始人Geoff Frost 、John Wood。

 

一个时代的终结

1974年John Wood和Geoff Frost领导下的“声音技术”工作室迎来了一个悲惨的结局。由于现有业主想出售工作室所在的大楼,John Wood和Geoff Frost无法筹集必要的资金以满足当时12万英镑售价。还有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唱片业正在进入一个衰退期。所有这一切导致他们不得不采取艰难的决定,选择退出。后来,John Wood继续留在了音乐行业,成功转型为自由音频工程师和制片人,而Geoff Frost则继续使用Sound Techniques 的名称运作一个新兴的软件开发公司。工作室所属的永久业权被拍卖,谁将继续运营它成为了当时一个持续关注的话题,直到80年代初,它最终被再次转让,转化为一家执行单位。

然而,“声音技术”工作室所创造的奇迹将永远活在那些不朽的专辑作品中,这一点毫无疑问。在长达十年间的鼎盛时期,曾有幸在“音响技术”参与录制的乐手们也将永远守住了一份珍贵而美好的回忆。

上世纪60年代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时间段、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特别是在伦敦,整个城市都有一种氛围和魔力。当我们回到现实之后,可以清晰地看到“声音技术”在很大程度上是这种氛围和魔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声音技术”出品的十大专辑作品

  • Nick Drake, Bryter Layter (album, 1970, Island).
  • John Cale, Fear (album, 1974, Island).
  • Pink Floyd, Arnold Layne (single, 1967, Columbia).
  • Fairport Convention, Liege & Lief (album, 1969, Island).
  • Sandy Denny, Like An Old–Fashioned Waltz (album, 1973, Island).
  • Incredible String Band, The 5000 Spirits Or The Layers Of The Onion (album, 1967, Elektra).
  • Steeleye Span, Parcel Of Rogues (album, 1973, Chrysalis).
  • Jethro Tull, This Was (album, 1968, Island).
  • Argent, Argent (album, 1969, CBS).
  • Judy Collins, In My Life (album, 1966, Elektra).

译者后记:

正如文中所述,这是一个伟大的工作室,它的特别之处就是充分利用了声学空间。上述十大专辑作品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试听一下。当然,你还可以对比那个时代其它公司出品的音乐、甚至现在的音乐,你会发现“声音技术”与众不同的地方。在整个混音中你绝听不到矫揉造作的人工效果,各个声部非常融合自然,声像定位也非常准确等等,总之这些作品值得任何一个音乐人去研究学习,你会在这里找到差距。